2012年私募股权界最顶尖50位大佬:康威第一

排名

姓名

公司

城市

1

小威廉·康威(William Conway Jr.)

凯雷集团(Carlyle)

华盛顿特区

2

亨利·克拉维斯(Henry Kravis)

KKR公司

纽约

3

乔治·罗伯茨(George Roberts)

KKR公司

纽约

4

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

凯雷集团(Carlyle)

华盛顿特区

5

马克·利浦斯图尔茨(Marc Lipschultz)

KKR公司

纽约

6

唐纳德·麦肯齐(Donald Mackenzie)

CVC公司

伦敦

7

威廉·麦考利(William Macauley)

第一储备公司(First Reserve)

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

8

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百仕通(Blackstone)

纽约

9

史蒂芬·帕格柳卡(Stephen Pagliuca)

贝恩资本公司(Bain Capital)

波士顿

10

丹尼尔·达尼埃罗 (Daniel D’Aniello)

凯雷集团(Carlyle)

华盛顿特区

11

陈楚(Chinh E. Chu)

百仕通(Blackstone)

纽约

12

乔·巴拉塔(Joe Baratta)

百仕通(Blackstone)

纽约

13

雅克·加莱德(Jacques Gara?alde)

KKR公司

纽约

14

杨向东

凯雷集团(Carlyle)

香港

15

克里斯多佛·梅琳达(Kristoffer Melinder)

北欧资本公司(Nordic Capital)

斯德哥尔摩

16

史蒂夫·戈尔德思 (Steve Koltes)

CVC公司

卢森堡

17

马克·斯特罗贝尔(Mark Strobel)

CVC公司

法兰克福

18

克里斯·施泰德(Chris Stadler)

CVC公司

纽约

19

汉密顿·托尼·詹姆斯(Hamiton (Tony) James)

百仕通(Blackstone)

纽约

20

康尼·约翰逊( Conni Jonsson)

殷拓集团(EQT)

斯德哥尔摩

21

利昂·布莱克(Leon Black)

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纽约

22

理查德·弗里德曼(Richard Friedman)

高盛公司(Goldman)

纽约

23

皮埃尔·拉佩尔(Pierre Lapeyre)

瑞通集团(Riverstone)

纽约

24

大卫·洛伊申(David Leuschen)

瑞通集团(Riverstone)

纽约

25

马克·罗温(Marc Rowan)

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纽约

26

彼得·克莱尔(Peter Clare)

凯雷集团(Carlyle)

华盛顿特区

27

蒂姆·戴恩(Tim Day)

第一储备公司(First Reserve)

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

28

亚历克斯·克鲁格(Alex Krueger)

第一储备公司(First Reserve)

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

29

艾伦·霍尔特(Allan Holt)

凯雷集团(Carlyle)

华盛顿特区

30

约翰·康诺顿(John Connaughton)

贝恩资本公司(Bain Capital)

波士顿

31

约书亚·贝肯施泰因(Joshua Bekenstein)

贝恩资本公司(Bain Capital)

波士顿

32

保罗·艾捷利(Paul Edgerley)

贝恩资本公司(Bain Capital)

波士顿

33

大卫·邦德曼(David Bonderman)

德州太平洋集团(TPG)

得克萨斯州沃思堡

34

詹姆斯·考特(James Coulter)

德州太平洋集团(TPG)

得克萨斯州沃思堡

35

格里·卡迪纳尔(Gerry Cardinale)

高盛公司(Goldman)

纽约

36

肯·蓬塔雷利(Ken Pontarelli)

高盛公司(Goldman)

纽约

37

约瑟夫·兰迪(Joseph Landy)

华平 投资公司(Warburg)

纽约

38

查尔斯·R.凯耶(Charles R. Kaye)

华平投资公司(Warburg)

纽约

39

埃根·杜尔班(Egon Durban)

银湖公司(Silver Lake)

纽约

40

查尔斯·吉安卡洛(Charles Giancarlo)

银湖公司(Silver Lake)

加州库比蒂诺

41

吉姆·戴维森(Jim Davidson)

银湖公司(Silver Lake)

加州库比蒂诺

42

乔纳森·M.尼尔森(Jonathan M. Nelson)

普罗维登斯(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

罗德岛州普罗维登斯

43

托尼·维茨伯格( Toni Weitzberg)

北欧资本公司(Nordic Capital)

斯德哥尔摩

44

约翰·格里坎(John Grayken)

孤星基金公司(Lone Star Funds)

达拉斯

45

休·朗缪尔(Hugh Langmuir)

盛峰公司(Cinven)

伦敦

46

威廉·福特(William Ford)

泛大西洋资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

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

47

菲利普·哈马舍尔德(Philip Hammarskjold)

赫尔曼弗里德曼公司(Hellman & Friedman)

旧金山

48

B.詹姆斯·福特(B. James Ford)

橡树资本公司(Oaktree)

洛杉矶

49

马克·农尼利 (Mark Nunnelly)

贝恩资本公司(Bain Capital)

波士顿

50

汤姆森·迪安(Thompson Dean)

阿维斯塔公司(Avista)

纽约

如今,私募股权投资(简称:PE)行业颇受媒体的关注,这恐怕要得益于一位杰出的前PE公司经理,同时也是总统候选人的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的职业历程。罗姆尼是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的创始人,这家向来行事低调的公司在他离开13年后又登上了各大报刊的头版头条。 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这个重塑了全球资本主义的面貌,常常动辄募集数十亿资金去购买,创办和出售各类公司企业,作风大胆激进,但却也不乏失败案例。

我们编制这个榜单的衡量指标并非是按照这个行业惯用的标准,比如说管理的资产数额亦或是收购的项目的大小等。相反,我们是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来衡量这些PE公司及其高管们的表现,具体衡量指标就是他们为其有限合伙人赚了多少钱。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对于这些PE公司(和对冲基金类似)来说,运营数据是他们的内部机密,正如曼哈顿地区的房产经纪人绝无可能把他们最好的物业公之于众一样。若是要用投资盈利倍数或是内部投资回报率来作为衡量PE公司的标准的话,那就很难将两家不同的公司进行对比,除非它们是同时开始经营或是有着相同的现金流入及流出量。

为了评估PE公司的业绩,我们选用的是《国际私募股权杂志》(Private Equity International)所评选出的“全球最大的50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这个排行榜的编排依据是过去5年内这些基金的资产募集数额。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就可以排除掉那些虽然基金旗下仍有资产,但却已经不再能够募集资金的公司。然后我们再根据标普资本公司(S&P Capital)所提供的“投资质量”数据库,挑选出那些自2010年以来已经套现退出(出售或是重大再融资)的金额超过10亿美元的基金公司。这些PE公司并不是要长期持有所投资的公司,而且靠买卖公司来向投资者提供回报。有些大型PE公司,比如TPG和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也不在榜单上,它们或许出手比较谨慎,在等待更低的价格,但也有可能是手头没多少钱可投。

我们也通过一些数据来源,分析了几乎所有的大规模退出案例,以确定哪些投资项目能够产生最大的投资回报率。接下来,我们使用了来自PitchBook的数据,PitchBook的数据库涵盖了PE公司及合伙人层面上的退出和资金募集量数据,以及其他绩效衡量指标。我们将这些与Preqin的数据相结合——Preqin也拥有一个相当详实的基金绩效数据库,从而尽可能地将这些PE公司近期的绩效与其高级合伙人的表现联系起来。Notch Partners是一家管理咨询公司,他们提供的数据是 私募股权基金 行业内高层人员名单,这有助于我们遴选出榜单上的候选人。

要衡量PE行业内个人的从业表现是异常困难的,因为在这个行业里,每家公司的项目都是团队努力的结晶。我们也曾编制过最佳创投人排行榜,那份榜单中我们可以很快地确认操刀重大退出项目背后的具体合伙人,但是PE公司的这些大佬们能够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参与到公司全部的交易之中。为了能够确定这其中难以衡量的因素,我们将用公司内的“偶像地位”这一指标来作为顶尖PE公司中高级合伙人(大部分都是公司创始人)的衡量指标(对于贝恩资本这种合伙人的年纪和经验都处在同一个水平线的公司,我们干脆就放弃这种做法,基本上是根据公司整体的绩效来进行评价)。

这是个独树一帜的榜单。随着公司通过不断地买卖资产而越变越强,这个榜单每年都会发生变化。

对于在《福布斯》工作了很多年的我来说,研究这份榜单是件非常有意思的工作。长期以来,《福布斯》杂志都不太关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对冲基金,中个缘由是杂志恪守的一个根深蒂固的编辑理念,那就是公司经营得再好,收那么高的管理费也说不过去(它们的收费标准是管理资产总金额的2%,在年回报率达到8%至10%这个最低门槛后,还要抽走两成的利润),我们本不该那么势利。

我所看到的是,一些杰出的金融和管理人才,他们能够发现和识别出一些估值水平偏低的公司,帮助它们改善经营和管理,通过出售或是引入战略资本的方式来实现数倍乃至数十倍于初始投资的回报。奈科明公司(Nycomed)便是最成功的范例之一。该公司的合伙人克里斯托弗·梅林德尔(Kristoffer Melinder)和托尼·维特伯格(Toni Weitzberg)来自北欧资本(Nordic Capital)公司,这是一家对较小的私募股权基金公司。他们敏锐地察觉到欧洲将要发生的制药行业兼并重组趋势,同时也看到了利用一家地区性的制药公司作为载体,在各个新兴市场进行市场运作的契机。北欧资本与其合作伙伴——来自纽约的阿维斯塔资本(Avista Capital)公司一道,用不到30亿美元的投资赚回了100亿美元的利润。另据报道称,伦敦CVC资本的管理团队在F1赛事上的10亿美元投资,目前已经收获了40亿美元的现金回报,余下的股份仍至少价值20亿美元。

但正如我之前做过的一个有关贝恩资本的报道所展示的那样,PE公司经常将薪酬结构伪装成一项投资。这些PE公司的资本来得过多也过快,为了将手头的钱花出去,常常不得不以过高的估值倍数去收购公司,由此拖累了整体绩效,使得投资者还不如去购买那些既简单流动性又好的指数基金。以百仕通集团(Blackstone)为例,该公司管理的资产总额高达470亿美元,它宣称如果将该公司旗下投资的公司与正在执行的并购项目合并在一起,将会变成一家有着70万员工,总营收高达1,170亿美元的巨无霸企业,可以排到财富500强公司的第13位。这到底是一家PE公司,还是企业集团,又或是指数基金呢?

PE的拥趸们声称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回报率堪比甚至优于股票,但却免受股票市场波动之扰。话虽不假,但是这样的好处也不是白来的,投资者的资本投入期长达10到12年。考虑到这样差的流动性,PE基金也的确应该提供超额回报。也有人说,对于加州公务员退休系统(California Public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这样的机构投资者来说,流动性不成问题,它每年只将其2,300亿美元资产中的15%投入到PE基金中,丝毫不用担心要从中抽取资金来应急。

“就算是加州公务员退休系统,也要考虑低流动性对其他人价值,”长期研究PE和其他另类投资的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乔西·勒尼(Josh Lerner)说,“这就像出售一间带有超大游泳池的房屋,就算你根本就不会游泳,你也会想要把它卖给会游泳的人以索要高价。”

勒尼认为,很难去确认PE公司高管们是否获得天文数字般的薪水和低税负的“融资套利”收入,即他们从所从事的投资项目上的获利,即便这些获利并非是以现金的形式发放的。这些PE公司不仅仅会把客户的钱长期锁定,他们还倾向于在公司投资组合中大量使用杠杆操作,比一般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还要高,这虽能带来潜在的高收益,但也有可能会招致更大的风险。

“他们常说PE公司买入的都是低风险的公司,”勒尼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增加的债务使得这些低风险公司的风险程度更高。”

有些PE公司的确能为投资者带来高于指数基金的回报率。另外,毫无疑问的是,像贝恩资本这样有着广泛的投资经验和顶尖管理咨询水平的PE公司,它们能帮助旗下购入的公司提升价值。但是,衡量这些公司成功与否的终极指标,还是看它们为投资者赚了多少钱。
来源: 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 乔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易科技 » 2012年私募股权界最顶尖50位大佬:康威第一

赞 (0)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